欢迎扫码关注

首页

软银投资的装配式建筑初创公司Katerra为什么会倒闭?

时间:2021-06-06

来源:bloomberg、家页传媒、The Real Deal

地产与科技编辑


6月2日,据国外多家媒体报道,旨在改造全球12万亿美元建筑业的装配式独角兽katerra,向员工表示公司将关闭运营。


据悉,该公司计划裁员数千人,可能不会支付遣散费,也不会赔偿员工未使用的假期,甚至最终还会放弃其承建的工程项目。


2015年,装配式建筑初创公司Katerra正式诞生。可以说,来自硅谷、极具实力的创始团队为Katerra缔造了颇具光环效应的创新基因。



与此同时,新技术赋能传统行业所带来的想象空间也刺激到了资本的神经。


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Katerra已经完成四轮融资,共筹集资金1115亿美金,在2018年软银领投的价值8.5亿美金D轮融资过后,公司估值超过30亿美金,成为科技建筑行业唯一独角兽。


头顶硅谷光环,巨额资本加持,短短三年内就拿下13亿美金订单,一跃跻身美国建筑行业前25……


我们不禁好奇,诸多资源加身、有着大好前途的Katerra为何在今天突然倒闭?


经过查阅大量资料,小编认为,Katerra的失败原因与当初WeWork失败原因有诸多类似之处。


1. 商业模式的争议


Katerra声称其使命是提供“更快、更好、更便宜”的建筑项目。并表示,通过技术,可以简化困扰建筑业的陈旧流程。


但是,在公司通过申请的几十项专利中,大多数都只和电力系统和大规模木材的生产有关。


据知情人士透露,其第一家工厂主要目的是制造可通过RFID芯片系统追踪预制构件——包括墙板和地板,然后由高科技机器进行组装。


但生产的材料出现了问题。在华盛顿州斯波坎(Spokane,Washington)的第一个名为Riverhouse的项目中,由木材制成的墙板运抵工地时扭曲变形,无法使用。一位参与该项目的人士说,这是因为这些来自华盛顿潮湿气候的木材被运到凤凰城后,因为灼热的环境中发生了变形。


不难看出,与软银投资组合中的其他公司一样,Katerra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:其技术支持型业务模式是否值得该公司进行大规模估值(40亿美元)。


2. 工厂关闭,裁员,创始合伙人离职


2019年-2020年,Katerra数次裁员。2019年12月,公司关闭了位于凤凰城250000平方英尺的工厂,并因此裁员几百人。该工厂就是上文提到的第一家工厂。


除此之外,公司联合创始人Fritz H. Wolff也在2019年底离开了公司董事会。Wolff拥有一家投资于房产的股权私募公司,曾在Katerra成立的最初几年为它提供主要客户,稳定、大量的客户订单对于资金密集型行业的初创企业来说至关重要。


去年,Katerra又解雇了数百名员工。


资料显示,该公司还面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及董事会对其会计实务的调查。


据报道,去年,该公司一直在探索第11章破产程序的可能性,直到软银2亿美元现金注入才得以纾困。这一轮融资让另一家软银支持的公司格林希尔资本(Greensill Capital)持有该公司5%的股份,作为交换条件,该公司将消除超过4亿美元的债务。格林希尔在今年早些时候也倒闭了。


3. 客户与创始团队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


Katerra与它几个主要客户之间的关系非常暧昧,彼此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。


合伙人Wolff最初几年为公司提供了几乎全部的客户,除此之外,根据调查显示,公司的三位合伙人还共同创立了一家独立的公司——Paxion Capital,曾经投资于其他Katerra客户。


比如说在去年8月份申请破产的糖果商店零售商Lolli&Pops,就是Paxion的投资项目之一,曾为Katerra提供了价值290万美元的翻新项目。


由于Katerra一直在寻求加强在美国的声誉,其在海外、沙特阿拉伯和印度签订了大量合约。比如,计划在沙特阿拉伯建造价值约400亿美元的数十万套房屋。


值得关注的是,沙特阿拉伯是软银最大的出资国。


4. 成本控制不足、工期延迟的争议


在项目交付方面,Katerra更是饱受争议。


根据《Real Deal Miami》的报道,截至2019年底,Katerra承诺的26个项目中有12个项目没有如期完工。



这与公司激进的并购扩张路线有关,短时间内不能有效整合内部资源,很多项目在后期进入,很难整体把控进度。


另外,Katerra与客户的摩擦点还包括成本超支。前雇员向媒体爆料,公司在给项目定价的机制上存在缺陷,除了正常预算之外,还提供额外折扣,以证明它能够以比传统建筑公司更低的成本交付项目。


在位于华盛顿州科克兰德(Kirkland)的一个项目中,实际成本比预算超支了5000万美元,这并不是个例。


Katerra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•马克斯(Michael Marks)曾表示,公司计划在2020年实现盈利,并且可能在2021年之后IPO。据最新消息,Marks在去年5月就离开了公司。该公司最近的首席执行官Paal Kibsgaard也已于上月离职。现在来看,这个目标永远也不可能实现了。


关闭